唐米糕。曲苏

凌冬已至

爱丽丝梦游仙境(突发)系列

不许咕!这个要做成贴纸鸭!

关于更新和咕咕

我。。。

最近学习很紧要自闭了(喂!

放了假就更!

(自从2019计划不当咕咕。。。我就开始咕咕了。。。


【遗骸深处】
画了三个了。。。
真不容易 打算弄成手帐贴纸!
打算再画两个(这个构图榨干了我的脑力。。。

其实p3是另一个脑洞「罪源」里的设定 我实在是编不出啥了(。)

画这样的手帐贴纸你们会买嘛。。。
(我闭嘴)

雾都的游戏【四】

奈布用自己平时积累的人品轻而易举的得到了关于玛丽•安•尼古拉斯的信息,连其作息时间、嗜好都打探的一清二楚。

奈布将从各处收集来的包含信息的小纸条都归拢好,又冲着纸堆沉思许久,最终还是自己找了张纸一笔一画的写总结。

虽然字写得不算漂亮,但字里行间都透露着认真。奈布觉得太幼稚了,将其揉成团后又随性地写了一张。可这张太豪迈了,龙飞凤舞的可能连玛尔塔小姐都认不出来。于是他又认真写了一张……

反反复复,奈布桌上,脚边全是纸团子,超级苦恼!奈布拍拍自己的脸颊,不就写个总结嘛,纠结什么,墨水都快用完了!

于是他认认真真的写了最后一张,中间划了几个字,简直完美。

奈布愉悦地跳过一个个屋顶,给杰克先生送情报去了。

他丝毫不知自己是满怀期翼的看杰克先生读情报的。

杰克被奈布炙热的目光看得很不自在,没想到这家伙这么热情……杰克心里其实蛮开心的,但他藏的好,又带着面具,根本看不出破绽,只有不断松动领带的手透露出一丝紧张。奈布则像个时刻准备等夸的小孩,杰克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他的注意力。

蕾尼在一旁觉得好笑,其实他弄到的情报她早就打听来了。之所以花钱找他,纯粹是杰克先生的意愿。有钱人嘛,人家的生活咱不懂。估计是杰克先生对这位小哥有意思。蕾妮兴致勃勃地看戏,但眼下先生似乎被反撩了。

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捷克别扭的咳嗽两下,将目光移向别处。

“嗯,应该的。”奈布就等他这话了,所以很快给出回复。

屋中一时安静下来,没什么好说的了,但双方似乎又不想分开,可就是这样尴尬的气氛也不能影响蕾妮看戏。

突然,零点的钟声响了,一只乌黑的木质夜莺从挂钟上的小木屋中飞出来

“啊,这么晚了,那个…先生我就不打扰了。”奈布赶紧借机打破沉默,昏涨的头脑也清醒了不少。

他刚才都做了些什么失态的事啊!钢铁直男的他想一头撞死在墙上。

“那奈布先生,您路上小心,在下就不送了。”杰克也冷静下来,但从他身上蔓延开来的杀气还是吸引了奈布的注意。

那种感觉跟玛莎女士遇害时的如出一撤。

“嗯,先生也早些休息吧。”奈布推门准备离开,却没有直接回家。他躲到木屋旁的小巷里。

雾起了。

奈布有种错觉,就是这雾好像是从木屋里飘出来的。

待雾渐渐浓了,杰克高大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奈布的视野中。

他的腿很直,也很长,本人气质又高雅,走起路来就像一只林中鹿。奈布紧紧跟着。

杰克绕过复杂的街道小巷,可走着走着,他便消弥了人形——奈布亲眼看着他消失的。

奈布压着恐惧,事到如今,回去显然不是什么好办法。他凭感觉随浓雾的流动行走,最终停顿在一条大路前。

杰克站在那里,等待着什么。

奈布在距他20米左右的房屋后躲起来,怎么看都觉得这条路有点眼熟。

远处传来女子疯癫的醉话。奈布想起来了,这是玛丽•安•尼古拉斯平日酗酒晚归的必经之路。

杰克身边的雾已经浓到快看不见他了。

奈布眯着眼睛,警惕如同弦上之箭。

一只眼睛血红的乌鸦落在奈布身旁房屋的窗台上。
“啊!”一个短促的尖叫响起乌鸦扑腾着翅膀飞进夜空深处。
奈布鬼迷心窍的欣赏羽毛上优美的纹路,直到翻掏内脏的声音将他唤醒。
已经来不及阻止了。
眼下玛莉已被开膛破肚。杰克哼着小曲,向整理花圃一样在女人的腹腔中翻翻找找。
肚子刮到左肩,掏出破烂的子宫,这肮脏的躯体多些刻花还好看些……再找点什么吧,血还涓涓地流着。
奈布面色苍白的站在一旁,巨大的愤怒与恐惧使他动弹不得。他站在那里,指关节握的泛白。
杰克的动作有所停顿,但很快又恢复正常。
等他处理完后,手中提着半个破碎的子宫。这回鲜血溅在他的衣衫上,嘀嗒着血的手术刀反射着幽暗的光。
他走到奈布面前,奈布像一只随时准备进攻的大型猫科动物一样紧绷着肌肉。捷克轻轻叹息着,流露出一丝怜悯。
“跟我走。”杰克的声音透过雾气传来。
“放轻松,小猫咪。”
奈布出人意料的放松下来,跟了上去。
这次杰克先生没有半路消失。

我他妈成天被限流。。。

这是给眠安天使的点图! @倒拔橘子树的眠安β 我超喜欢他!吹爆!

这是给安安画的雷安点图! @倒拔橘子树的眠安β
我超喜欢她!吹爆!
(安哥的裤子。。。我不想说什么了

雪原的灯火 (预告?)

还没画完。。。

(但我想咕了。。。)


【我又被限流了。。。】

扫描件出来啦

或许会画后续 毕竟人设都想好了
但没有剧情(现实)

(好想画漫威啊啊啊啊!)